您當前所在的位:法律法規->法律研究->專家觀點

競争政策助力長三角區域一體化高質量發展(下)

——第三屆長三角競争法論壇暨第十二期“經濟法30人論壇”發言摘要

訪問量:[]
發布時間:2019-07-30 09:23 來源:
分享:
0


  

積極關注《反壟斷法》的實施與完善
  上海交通大學凱原法學院教授、上海市法學會競争法研究會副會長 李 劍
  一是對多産品市場的相關産品市場的界定問題,給法律實務帶來很大挑戰,特别是擁有多産品市場的企業并購問題。二是既有理論中的主産品市場理論無法很好解決和回應多産品市場界定帶來的問題,《反壟斷法》在修訂時應考慮對此作出相應調整。三是界定多産品市場的相關市場可從小産品組合入手,而最小産品組合從供給方或從需求方的角度進行理解分析較為合适。
  南京農業大學社會與發展學院教授 周樨平
  實踐中,一般規範三種搭售行為。一是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的搭售行為,主要适用《反壟斷法》第十七條第五款規制。二是濫用相對優勢地位的搭售行為,《反不正當競争法》(1993年)第十二條規定對此行為予以規制,但新修訂的《反不正當競争法》(2017年)出台後,為了和《反壟斷法》相關法律條款相銜接,删除了上述規定,僅某些地方條例的相關條款對此行為予以規制。三是采用不正當手段進行搭售(強制交易)行為,這類行為主要适用《消費者權益保護法》予以規制。也就是說,從侵犯消費者的選擇權的角度對此類行為予以規制。
  南京航空航天大學法律系副教授 王 炳
  關于适用《反壟斷法》對未達申報标準經營者集中的規制問題,可采取快速二步審查的做法,對未達申報标準的經營者集中進行分類篩查,快速過濾掉明顯無競争損害的經營者集中部分,對有競争損害的進行相對謹慎的審查,該做法符合比例原則。在構建規制此類行為的規則方面,應針對未達申報标準的經營者集中完善現有《反壟斷法》的規制體系,可從審查程序啟動、審查時間設計、審查時效的限制、商談和接受承諾的問題,法律風險的告知、處理方式的分析等方面予以完善。
  安徽師範大學法學院副教授 饒愛民
  大數據算法對經濟發展有促進作用,但也可能帶來負面的競争效益,主要表現在可能導緻分割市場、價格共謀及價格歧視。當前,對大數據算法共謀的競争執法應采取包容審慎的态度。現行《反壟斷法》的基本理論、原則可以适用于規制大數據算法共謀行為,但在運用這些理論和原則時需要考慮到算法的特殊性以及相關市場的特殊性。基于此,不僅需要完善《反壟斷法》規制此類行為的相關規則,還需要适用多部法律法規來規制此類行為,如适用《合同法》認定算法的協議、和議意思表示一緻行為。
  北京大成(上海)律師事務所律師 戴健民
  當前,未達到申報标準的經營者集中問題較為突出,這與新技術、互聯網等新的市場交易行為出現相關。完善規制此類行為的規則還有很大的改善空間,可以立足于實踐對《反壟斷法》相關法律法規作出修改和調整,包括完善經營者集中簡易審查程序的規定,通過企業經營範圍定義企業生産的産品、提供的服務和市場的範圍,以及涉案當事人故意隐瞞事實産生的法律責任如何承擔等。

精彩點評
  杭州電子科技大學法學院教授陳偉華:一是《反壟斷法》的理論研究非常重要,二是應結合《反壟斷法》的不确定性和靈活性探讨法律的修改和完善,三是《反壟斷法》應有戰略眼光考量具體實施問題,四是在新興經濟下提供我國《反壟斷法》的立法經驗。
  溫州大學法政學院副教授賓雪花:在實際中需要對反壟斷現實問題進行研究,如無申報義務又排斥或限制競争的經營者集中,最小産品組合相關市場的界定,無市場支配地位但限制競争、搭售産品服務,未達到相關标準的如何進行分類審查等。
  暨南大學副教授仲春:《反壟斷法》和《消費者權益保護法》都具有一定的公法性。兩部法律在規制違背消費者意願搭售行為上都面臨一個共同難題,單個消費者很難尋求受搭售行為損害利益補償。實踐中,如何進一步完善目前的消費者集體訴訟制度,而不是單靠消費者維權,是需要深入思考的問題。
  上海知識産權法院法官陶冠東:在對壟斷案件審理過程中,舉證難的問題一直較為突出,在對涉及壟斷的企業進行調查遭遇阻礙如何收集核心證據、在司法案件審理過程中合理進行舉證責任分配,是在修訂《反壟斷法》時需要考慮的問題。

加強公平競争審查、競争中立與競争倡導
  武漢大學法學院教授 孫 晉
  實施公平競争審查制度的實踐意義有三個方面:一是全面深化改革的内在驅動;二是全面依法治國建設法治政府的路徑依賴,也是确立經濟政策基礎性地位必須的路徑依賴;三是公平競争審查制度的理論意義,為我國經濟法理論轉型和成熟指明了方向。
  實踐中,地方實施公平競争審查制度主要面臨以下幾個問題:一是規定公平競争審查制度的是文件而不是法律法規,不利于該制度的最終确立和有效實施;二是地方政策制定機關和措施實施機關自我審查主觀方面缺乏動力;三是地方政策制定機關和措施實施機關客觀方面的自我審查能力不足;四是公平競争審查在地方推進過程中存在信息不對稱、社會參與度低的問題。
  推進地方公平競争審查制度落地,一是把公平競争審查制度納入合法性審查、合憲性審查機制,二是納入地方政府依法行政考核指标,三是納入上級政府對下級政府巡視督察的重要内容,四是第三方評估的普遍性還要普及,五是推動社會廣泛參與,六是保障審查機關的獨立性、專業性、權威性,從而實現對政府幹預市場權力的限制與優化,社會和市場主體的監督和廣泛參與。
  中國政法大學民商經濟法學院教授 焦海濤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要強化競争政策的基礎性地位,創造公平競争的制度環境。公平競争是市場經濟的基本原則,也是市場機制高效運行的重要基礎。《國務院關于在市場體系建設中建立公平競争審查制度的意見》指出,凡是涉及市場主體經濟活動的政策措施都需要進行公平競争審查。也就是說,需要進行公平競争審查的政策措施可能包括兩類:一是這個措施和政策本身就是直接規範市場主體行為的,二是措施和政策本身可能并不主要規範市場主體行為,但其實施會對市場主體産生影響,如該《意見》規定的公平競争審查的例外情形所列舉的幾項内容。對于第二類政策措施的審查,需要看制定此類措施政策的目的,是否涉及國家安全、社會保障、社會公共利益。
  上海政法學院教授、上海市法學會競争法研究會秘書長 丁茂中
  清理廢除妨礙統一市場和公平競争的各種規定和做法。這是建設統一、開放、競争、有序的市場體系的内在要求,也是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提高資源配置效率和公平性的重要舉措。要建設統一、開放、競争、有序的市場體系,需要堅持競争中性原則。競争中性原則的要義是,政府采取的所有行動,對國企與其他企業之間的市場競争影響都是中性,不偏不倚。競争中性原則的核心在于監管中性。另外,實施公平競争審查制度除了需要考慮國際貿易規則,更需要在競争中性框架内把經濟政策與社會政策進行有效結合,這可能不僅需要在理論上創新,更考驗政府監管的智慧。
  安徽财經大學法學院副教授 杜仲霞
  自2015年以來,我國在公共領域開始實施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PPP)模式,通過政府招标投資或者股權合作等方式,對公共基礎設施或者公共服務引入競争加強建設。但是,在實施PPP模式時,也存在着包括信息不對稱、多重原因的公平競争問題。同時,有些地方政府對PPP項目的不合理的補貼違背了競争中立原則。要解決上述問題,需要做到三點:一是對PPP項目的市場準入實行一體對待原則,對PPP項目公平競争審查應當常态化;二是公平競争審查以第三方審查為主要方式,避免由于信息不對稱等原因讓自我審查流于形式;三是地方政府對PPP項目稅收優惠、财政補貼和财政投融資是否符合競争中立原則進行審查,在PPP項目實施過程中全方位引入競争機制。
  上海邦信陽中建中彙律師事務所管理合夥人 杜愛武
  上海今年優化公平競争審查制度的措施包括四個方面,一是清理存案,二是市級政府全覆蓋,三是推進第三方評估,四是完善公平競争審查制度監督機制。建議從增強動力、提升能力、加強外部作用等方面推動公平競争審查制度的實施。一是提升能力,目前實施公平競争審查人員的行業熟悉程度相對比較弱,迫切需要熟悉《反壟斷法》及相關市場界定、競争效果評估等專業法律知識,并積累行業經驗、了解行業發展動态。二是增強行業動力,相關部門制定行業發展指南,确定相對統一的審查标準,提高審查質量,增強行業經營者的競争意識。三是完善外部監督機制,建立備案監督制度,加強司法監督,在修訂《反壟斷法》時要把公平競争審查機制納入。

精彩點評
  中南大學法學院教授李國海:公平競争審查制度在實施推進時遇到很多挑戰,應針對相關問題細化目标任務、落到地方政府的重點議事日程上來。同時,細化相應的措施規則,提升審查人員的專業能力,真正促進公平競争審查制度的落實、落地。
  華東理工大學法學院教授阮贊林:在公平競争審查這個問題上,需要把握好标準尺度。在關于公平競争審查、競争中立、競争倡導的問題上,涉及實體和程序兩個方面的問題。在實體上,需要注意的不論是公平競争審查還是競争倡導,需要明确由誰審查、審查誰、審查标準是什麼的問題。競争政策的目的是促進效率與社會公平的有機統一,如果解決目前市場存在的競争不充分、有差異,就需要進一步研究思考。
  上海大學法學院副教授李俊峰:從公平競争審查角度來說,目前審查的對象是非常有限的,主要是公共機構所提出的公共措施。但實際上,非公共機構或者非官方機構雖以商業主體形式出現,卻扮演着對經濟進行宏觀調控、微觀管制的角色,其行為并沒有納入公平競争審查範圍。對此,需要完善相關法律制度對其行為進行規制。
  上海市彙業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潘志成:關于PPP領域公平競争問題,最為突出的是政府的自我審查缺少激勵機制。要進一步推進公平競争審查制度,解決該制度在實施中的具體問題,需要在執法實踐和法律實務中進一步細化相關措施。(上海交通大學凱原法學院 詹馥靜整理)

(責任編輯:沈沉)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市場監管報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