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所在的位:文化->文學天地

銀針一點通經脈

——讀穆濤《散文觀察》

訪問量:[]
發布時間:2019-07-22 08:57 來源:
分享:
0


  閱讀穆濤,始于上世紀90年代初的《美文》雜志。那時,穆濤是一名編輯,每一期新刊到來,我先看穆濤的“讀稿人語”。
  穆濤編的是散文雜志,所以他的觀察對象是散文。評論家王堯說:“散文寫作是一個人的信仰、人格、胸襟、情操的綜合,散文研究也如此。穆濤論散文,文如其人。穆濤很現代,很傳統,是新式文人的思想,舊式文人的底子。他入世,但不迎合,人在世俗,但不俗氣,所以書卷氣中有人間煙火。穆濤的說和寫,常常會出其不意地給人震驚,而且是在不經意中做到的。像明清又像民國,但分明又喘着時代的氣息。”正是穆濤對散文研究的這種獨特處,這些年來,他和《美文》都成了我的必讀書。當得知《散文觀察》出版的消息後,我就急切地買來閱讀了。
  這些年,《美文》一直強調“大散文”,推出了一批美文佳構,聚集了許多文壇大家和一撥撥青年學子,這其中當然少不了穆濤的功勞,因為他是常務副主編。穆濤生于河北,燕趙自古多慷慨悲歌之士,他傳承了俠義之心;但他成長于西安,大唐精氣神厚養着他的詩心,成就了他“另眼看文壇、左手寫散文”的高超本領。
  穆濤說散文,往往從宏觀處着眼,從微觀處落筆,在細微之處把那根治病的銀針一個點一個點地紮下去,打通了經脈,寫得紮實,寫得硬氣。
  作家謝有順說,文章的後面站着一個人。穆濤的《散文觀察》說散文,最見他的為文之心。文學評論家、《人民文學》主編李敬澤這樣評價本書:“文章有道,穆濤為得道之人。穆濤論文章,指桑罵槐,圍魏救趙,無理處别開理路;大魚蜉蝣,天花亂墜,無話時偏有話說,俨然莊子餘緒、行内熱腸行外冷眼,黑話白話如棋局,是真知,是自由,是飄然遊戲。”穆濤說散文,他自己就在身體力行。對于文風,他最關注,《散文觀察》這本書最了不起的地方也在文風上。對此,穆濤異常清醒:“文風不是寫作中的技巧、境界,或是心态、修養什麼的。對一個作家而言,文風就是個性,是大事。好的散文是個性的,好的散文家是個性的,一個時代的文風是更大的事。”
  穆濤的《散文觀察》以随筆的形式寫出來,簡潔樸素,都是家常話,深得孫犁散文的精髓。20世紀90年代初,孫犁寫過一個條幅“精益求精”,這不僅是他對藝術的追求,也是他做人的要求。穆濤寫的這些散文觀察,不長的篇幅,卻往往說出了散文寫作最本質、最核心的問題。
  穆濤這樣認識簡潔:“簡潔,是散文的美德。簡潔,不僅指短小的層面。茅草屋裡有簡潔,高樓大廈裡也有簡潔。簡潔是手法,但透着人的見識和胸襟。簡潔是蹈大方,是對事理的了然于胸,是把事情弄個明明白白之後。‘秋雲再削,瘦漏如文;春凍重雕,玲珑似筆’,這是鄭闆橋說過的話。丢三落四不是簡潔,是笨,是真的拙,是沒心沒肺。短斤短兩、偷工減料是使奸耍滑。大壇子沒酒,新房子漏雨,更不是簡潔,是簡陋。”在穆濤看來,簡潔是蹈大方,是手法,是對事物的了然于胸,是把事物弄個明白,裡面透着見識和胸襟。
  頭一次系統地讀這樣用散文的語言寫成的理論書,因為喜愛,所以讀得特别認真。它對我的散文創作,也是有益的提醒和警示。□胡忠偉

(責任編輯:沈沉)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市場監管報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