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所在的位:首頁->信用建設

向失信行為亮劍 讓誠信成為自覺

——來自上海市市場監管部門的信用約束故事

訪問量:[]
發布時間:2019-07-30 09:23 來源:
分享:
0

虹口區市場監管局日前開展“雙随機、一公開”檢查,加強事中事後監管,提升監管效能,确保行政權力在陽光下運行。□姚文斌/攝

崇明區市場監管局工作人員近日細心指導企業準确及時公示年報,加強信用監管。□呂玉翠/攝


  

一堂生動的普法課
  3月14日14時,上海鐵路運輸法院二樓調解室内氣氛嚴肅,一起因列入嚴重違法失信企業名單引發的行政訴訟案件正在進行庭前調解。
  當事人上海某物業管理有限公司訴訟代理人餘先生攤開精心準備的訴訟狀,滿面愁容地說:“我們是一家小型物業管理公司,2004年開業至今一直守法經營,為現在的小區服務多年,雙方關系融洽。本以為近期能順利續簽物業管理合同,沒料到上個月我們忽然接到小區業委會通知,說公司有嚴重違法失信行為,被市場監管局列入嚴重違法失信企業名單,也就是‘黑名單’,續聘合同的事情暫停商議。這個消息如晴天霹靂,使我們整個公司陷入恐慌之中。”
  主持調解的法官問:“你知道是由于什麼原因被列入嚴重違法失信企業名單的嗎?”
  提起嚴重違法失信企業名單,餘先生情緒激動起來:“說是沒有公示年報信息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後又被列入嚴重違法失信企業名單。我們完全被搞糊塗了。我們正正經經開門做生意,正常納稅交社保,因為沒有年報就異常了?就嚴重違法了?小區業委會不和我們簽續聘合同,公司老員工該如何安置啊?”
  上海市市場監管局公職律師程律師打開資料袋,拿出3份從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上截屏的證明材料,沉着應答:“法官先生,我來詳細解釋一下,我局将該公司列入企業經營異常名錄和嚴重違法失信企業名單的來龍去脈。”
  “企業年報的法定期限為每年的1月1日至6月30日,逾期未年報的企業将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第一份材料證明,該公司因未按規定期限公示2014年度年報,于2015年7月9日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沒有年報是一般失信行為,列入經營異常名錄後3年之内補報年報,随時可以申請移出經營異常名錄。但是列入經營異常名錄滿3年仍未補報年報的,就升級為嚴重違法失信行為。”
  緊接着,程律師出示第二份材料,說:“由于該公司2015年7月9日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屆滿3年仍未履行年報義務,我局于2018年7月13日依法将該公司列入嚴重違法失信企業名單。”
  餘先生一邊接過傳閱的證據材料仔細查看,一邊疑惑地說:“我們沒有接到過年報通知,也不知道公司被列入企業經營異常名錄。你們為什麼不提前通知我們申報年報呢?如果知道公司有失信行為,我們一定會立即改正的。”
  程律師又将第三份材料遞交法庭:“事實上,我局早在2018年5月10日就通過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發布列入經營異常名錄期滿3年的提醒公告,提示該公司履行年報公示義務。直至提醒公告期滿,該公司也沒有補報年報。”
  餘先生看着相關證據,很無奈地說:“我們公司員工結構整體老齡化,大家平時很少接觸電腦,根本不知道網上年報、經營異常名錄、嚴重違法失信企業名單這些新制度。我們還坐等市場監管局發通知、發表格、發宣傳冊。看來,是這些老觀念、老思想害了公司,也害了員工呀。”
  看到餘先生心中症結已經解開,主持調解的法官用溫和的語氣勸慰道:“改革開放的大潮中,需要企業和政府攜手共進,共同營造信用監管新模式。對于你公司的實際情況,法院非常理解。剛才市場監管局程律師的陳述有理有據,簡明扼要,從事實、證據、程序和适用法律等多方面證明,市場監管局作出的列入嚴重違法失信企業名單的決定合法合規。後續是撤訴還是繼續上訴,法庭再給企業10天時間考慮。”
  調解會結束,離開調解室前,餘先生向法官和程律師抱拳緻謝:“今天的調解會也是一堂生動的‘黑名單’普法課,我受教了。感謝法官,感謝程律師。”

異地經營不變更地址是失信行為
  總部設立在山東省的某剃須刀銷售有限公司在天貓平台上漸漸嶄露頭角。2017年是公司發展最為順利之年,剃須刀單品創下65萬套的銷售量。當年年底,該公司向銀行申請貸款上千萬元。可此時,公司法定代表人周先生接到員工反映,說由于公司近期信用出現異常,貸款審批受阻,天貓平台也拒絕與公司續簽合作協議。這令周先生十分詫異。
  2018年2月28日下午,周先生來到奉賢區市場監管局奉城市場監管所查詢企業信用情況。幹部李清純熱情接待了周先生。經查,周先生的公司是由于通過登記的住所或者經營場所無法聯系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的。
  事情還要從兩年前說起。2016年年初,周先生在奉賢區注冊了××剃須刀銷售有限公司。由于租金較高等原因,2017年年初,周先生将企業整體搬遷到山東省經營,但未向市場監管部門申請變更經營地址。2017年11月3日,奉城市場監管所接到舉報,反映周先生公司在天貓旗艦店上發布涉嫌違反《廣告法》的宣傳内容。執法人員無法聯系到周先生,在注冊地也找不到該公司,最後将其列入經營異常名錄。
  周先生恍然大悟:“以前我覺得合法經營就是不欠錢不躲債,根本沒在意經營地址,哪知道因為此事導緻申請貸款失敗,損失不小。我們公司正處在發展關鍵期,絕對不能出現信用問題,不然影響貸款發放和天貓平台的續約,那就完了。”
  2018年4月27日,周先生的公司正式落戶山東省,同時移出了經營異常名錄。事情終于有了一個相對圓滿的結果。

失去誠信就是失去生意
  3月21日8時10分,金山區市場監管局亭林市場監管所老張像往常一樣提前上班,遠遠就看到一名中年男士守在大門口。見到老張走近,這名男子立刻迎了上來,情緒激動地說:“您好,我以前在窗口向你咨詢過政策,今天又遇到大麻煩了,再次向您求助。”
  老張把中年男士請進辦公室,給他倒了杯水,安慰道:“别激動,坐下來慢慢講。”
  原來,這名中年男士姓楊,是一家管道科技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憑借積累的良好信譽和業界口碑,公司事業蒸蒸日上。奇怪的是,從2018年12月開始,他發現一批老客戶不再續簽合約,公司業績一落千丈,資金鍊出現危機。楊先生從一名老客戶口中得知,因為公司被金山區市場監管局列入經營異常名錄,所以他們選擇終止合作。
  楊先生越講越激動,提高聲調喊道:“我們公司從未制售假冒僞劣商品,從未偷逃國家一分稅收,你們憑什麼給我一個經營異常的處罰?今天,我就是要向你們讨一個公道。”
  老張認真聽完楊先生的陳述,登錄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輸入企業名稱查詢。公示系統顯示,該企業因公示信息隐瞞真實情況、弄虛作假,于2018年11月26日被金山區市場監管局列入經營異常名錄。
  聽到“隐瞞真實情況、弄虛作假”這幾個字,楊先生的情緒再度激動起來:“你們搞錯了吧?”
  老張打開工作電腦,查詢企業信用監管記錄,發現在2018年度上海市企業年報和自媒體廣告内容“雙随機”檢查中,該企業公示的實繳出資額與公司實際實繳出資額不一緻,虛增2000萬元人民币,有第三方會計師事務所出具的審計報告作為證據材料。據此,市場監管部門認定該公司公示信息隐瞞真實情況、弄虛作假。
  看了兩個系統的信用記錄,楊先生困惑不解地問:“什麼是‘雙随機’檢查?什麼是實繳出資額?”
  老張耐心地解釋道:“‘雙随機’檢查是市場監管部門對企業公示信息加強監督管理的一種新型的檢查方式,每年從已公示年報信息的全量企業中抽取3%的企業開展檢查,主要檢查公示信息是否及時、真實和準确。你的公司恰巧被抽查到了,所以才對你的公司開展檢查。實繳出資額是指實際到位資金,與營業執照上的注冊資本是兩個概念,營業執照上的注冊資本指準備出資金額。”
  楊先生愁眉緊鎖,陷入沉思,過了許久,懊惱不已地說道:“我想起來了,當時公司搬遷新址,忙亂中不慎将公司留檔備份的章程、财務報表等重要材料弄丢了,又逢負責申報年報的老員工辭職,新員工不熟悉政策,幾次來我辦公室彙報不知道如何填報年報數據,都被我不耐煩地趕走了。我讓他們自己想辦法。我真是太糊塗了。”
  老張趕緊勸慰道:“現在更正錯誤的公示信息,就可以申請移出經營異常名錄,恢複正常記載狀态。”老張詳細告知楊先生辦理移出經營異常名錄所需要的材料和工作流程。
  4月8日下午,老張接到楊先生的電話。楊先生張口就是好幾個“感謝”,還說移出經營異常名錄後,他把這件事告知之前那些終止合作的客戶,客戶都表示會重新考慮合作。

嚴重失信企業海關信用降級
  6月14日,年報公示工作接近尾聲,浦東新區市場監管局監管處的咨詢電話鈴聲此起彼伏。郭雅倩剛放下手中的話筒,又傳來一陣敲門聲。
  進來的是一名身着西裝、文質彬彬的先生:“不好意思,麻煩您幫我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來人将一張營業執照遞給郭雅倩。
  “我姓吳,是這家公司的财務主管。我們原本是海關一般認證企業,最近海關對我公司重新認證,說我們公司被市場監管局列入嚴重違法失信企業名單,不僅一般認證審核通不過,還要降低信用等級。”吳先生說。
  郭雅倩安撫道:“不要着急,我先看看是什麼原因。”郭雅倩在系統内查詢,發現這家公司的住所在自貿區内,早在2016年5月初就因“通過登記的住所或者經營場所無法聯系”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此後該公司一直未申請移出經營異常名錄,導緻今年5月被列入嚴重違法失信企業名單。
  郭雅倩把上述情況告知吳先生,耐心解釋道:“企業是否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嚴重違法失信企業名單,是稅務局、出入境管理局等政府部門甚至銀行等機構的重點核查事項。企業一旦有這樣的失信行為,會在很多領域受到限制。特别是浦東新區,最先實現企業信用信息在各個政府部門間的互聯共享,也是最先開展跨部門跨領域聯合懲戒的區域。”
  吳先生懊悔不已,說:“是我們疏忽大意了。我們原以為隻要沒有走私、欠稅這些違法行為,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嚴重違法失信企業名單也不是什麼大問題。那現在能否移出經營異常名錄和嚴重違法失信企業名單呢?”
  郭雅倩隻能如實相告:“企業被列入嚴重違法失信企業名單以後,5年内是無法移出的。”
  “這麼嚴重!如果無法移出經營異常名錄和嚴重違法失信企業名單,我們公司就通不過認證,信用等級也會降低,在進出口貨物查驗、單證審核、通關手續等各方面都會受到限制,麻煩太大了。”吳先生無奈地說。

企業失信記錄納入個人信用報告
  6月4日,一名男士來到靜安區市場監管局市場主體監管科,從公文包中取出一張營業執照,情緒激動地說:“我是這家分公司的負責人,最近在籌備移民資料,特意到征信系統查詢個人信用報告,沒想到竟然被你們列入‘黑名單’了。這是怎麼一回事?”
  市場主體監管科工作人員小張登錄綜合監管系統,輸入統一社會信用代碼,發現該分公司于2019年5月被靜安區市場監管局處以吊銷營業執照的行政處罰。進一步查詢發現,該分公司名下有4條失信記錄,分别是:2015年6月因地址失聯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2015年7月因未申報2014年度年報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2018年7月因列入經營異常名錄滿3年仍未履行相關義務被列入嚴重違法失信企業名單,2019年5月28日因長期未經營被吊銷營業執照。
  這名男士看到一長串失信記錄,瞪大眼睛說不出話,沉默片刻才緩過神來,不解地問:“你剛才說的企業年報、經營異常名錄、吊銷營業執照到底是怎麼回事?”
  小張耐心地解釋道:“企業要在每年的1月1日至6月30日通過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主動申報并公示上一年度年報。逾期未公示年報的企業将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列入經營異常名錄滿3年仍未履行公示義務的,将被列入嚴重違法失信企業名單。如果企業連續兩年未申報年報且連續兩年未正常納稅,将被處以吊銷營業執照的行政處罰。嚴重違法失信企業名單信息和吊銷營業執照處罰信息不僅記入征信系統企業信息數據庫,還納入失信企業法定代表人、負責人的個人信用報告。”
  此時,這位男士才恍然大悟,非常懊惱又不願放棄地問:“現在要怎麼做才能消除這些失信記錄呢?還有補救辦法嗎?”
  小張擺了擺手說:“這家分公司目前已經被吊銷營業執照,應當依法進行清算并辦理注銷登記。吊銷營業執照是市場監管部門對違反法律法規情節嚴重企業所實施的行政處罰,吊銷營業執照處罰決定不能撤銷。”
  這名男士道了聲感謝,沮喪地離開了。

不配合檢查“污點”将永久保留
  4月26日下午,天氣陰沉,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響起。楊浦區市場監管局五角場市場監管所副所長武新華連忙起身開門。門外,一名中年男士神态焦慮、欲言又止。
  武新華将他請進辦公室,還沒開口詢問來意,這名男士就遞上名片,自我介紹說:“我姓鄧,是上海一家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我的公司被你們市場監管局标記為‘不予配合抽查情節嚴重’,我來處理這件事。我願意接受處罰,隻要能消掉這個記錄。”
  武新華給鄧先生倒上一杯熱茶,詳細詢問起來。
  原來,鄧先生的公司近期參加了一所高校項目的公開招标。按照往年招投标的經驗,鄧先生認為這次投标成功率很高。可是,剛參加投标,鄧先生就栽了一個大跟頭。高校在對投标公司進行初步資質審查時,發現鄧先生的公司在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上有一條2018年11月的檢查信息,檢查結果為“不予配合抽查情節嚴重”。該高校據此告知鄧先生,因為存在不良信用記錄,鄧先生的公司被取消參加投标的資格。
  了解情況後,武新華找出鄧先生公司的抽查檔案,指着2018年11月與鄧先生的兩次電話通話記錄以及向鄧先生手機發送抽查通知短信的截圖,詢問道:“2018年11月,我們在市局組織的企業公示信息抽查中,随機抽取到你公司為檢查對象并開展檢查工作。你公司未在登記的住所經營,我們多次撥打你的手機号碼還發送抽查短信通知,要求你在規定時間内攜帶相關證據材料到五角場市場監管所接受檢查,并告知逾期不接受檢查,将作不予配合抽查情節嚴重處理。上述情況你都了解嗎?”
  鄧先生額頭上滲出了汗珠,說:“當時确實是我接的電話,短信我也看到了,隻是工作比較忙,我對你們的随機抽查不太了解,所以就沒有接受檢查。現在公司想彌補錯誤,不管是重新接受檢查,還是對我公司進行處罰,我公司都可以接受,隻要可以撤銷這條‘不予配合抽查情節嚴重’的記錄。”
  武新華鄭重地說:“市場監管部門依法開展抽查工作,公司應當給予配合,并根據檢查需要,提供相關材料。一旦拒絕抽查,這個失信污點将被永久保留,無法消除。”
  緊接着,武新華提醒道:“拒絕公示信息檢查無異于給自己的公示信息‘打臉’,間接說明自己公示的信息有問題,會讓公衆對你公司産生質疑和不信任。而且,企業被标記為‘不予配合抽查情節嚴重’,将被納入跨部門聯動響應機制和失信懲戒機制,在經營、投融資、招投标、生産經營許可等工作中,依法予以限制或進入。”
  鄧先生懊惱地說:“這杯自釀的苦酒真是讓我如鲠在喉啊!”

□策劃 王國明 嚴蔚蘭
□撰稿 洪 滢 嚴蔚蘭 蔡 振 李清純 郭雅倩 陸蓓瑩 武新華
  本版由上海市市場監管局組稿

(責任編輯:沈沉)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市場監管報 版權所有